骨强健

日后有更新鲜更致命的痛苦等待我领受。

不要温柔地走进那个良夜

 @13th 
戳我看美丽原文http://lyn13th.lofter.com/post/1f524579_128079ca?from=singlemessage

 

     第一篇长评,献给亲爱的十三和她的长短调

   

    现在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想说的太多,但它们是碎片,我捡不起来。长短调的好不是让人哑然的好。我总认为同人应该是官方的补全,不应该是一部构造精密的齿轮结构在太阳下一比一的投影,要从齿轮的转动里听见熟透在春天的叹息 ,要在运作的间隙中伸长一支棘刺的玫瑰。 这样的同人可以使人回头以不同的视角审视原作,就像十七世纪的侦探学会用铅笔拓出纸上的印痕。在我看来,创作要有野心,我不知道十三有没有,但不管怎样,她写出了一篇我心中的双黑,一篇我期待已久的双黑。 
   
  古典乐坛paro太妙了,如果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像水面上的光点,十三的笔就像承载光点的水面(什么智障比喻?)。十三的文字很冷静,没有太多黏腻的情感。我喜欢她笔下刚刚好的氛围,她的比喻她的抒情她对音乐反复的强调描摹没有淹没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冷静的笔触里很多可以大肆渲染的情感都被截断了,但是她笔力所营造音乐世界已经鲜明深刻地负重两个真实的生命(我真的觉得十三写音乐的部分好厉害好厉害,看着就很难写。古典乐坛paro看似很讨巧,实际上还是很难下笔的,写得不好会很智障很智障)。那不是技巧性的留白,两个艺术家无暇去考虑这些。他们的十指生来属于黑白键,他们的灵魂势必为音乐倾翻,他们为了美,可以打破一切秩序和约定俗成,或者一切秩序和约定俗成为他们所打造。他们注定要抢走缪斯手里的里拉琴,使摩西身前的红海合二为一,他们不相信命运,只追求美。就像永远尾随在陨星身后的火焰,在背离行道的星体真实剧烈的摩擦中生,在万事消弭中休。 
   
  

  我太喜欢这样的他们。双黑本来就是一对无限可能的cp,是搭档是爱侣是宿敌是陌人。十三写他们是艺术家,这个世界的阴差阳错和固有结构桎梏了他们的歇斯底里与大开大阖,他们最终要无可挽回地跌入黑暗的混流,有能力的放逐沉沦,被注定的却一定要挣扎。 
   然而这只是选择,选择没有高下和对错。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的选择立足于他们本身,立足于暴风雨,立足于美。 这里还是忍不住夸十三的设定和十三的笔力,设定固然是一个方面,但是能够把古典音乐用文字的方式尽可能的呈现并且不亵渎任何一方本身就值得肯定和佩服。因为他们是艺术家,是美在世界上行走的代言人和信徒,所以他们的选择可以不用解析理由。为什么要给一切理由?双黑间最美妙动人的就是从不宣之于口的理解和认同,他们或许自己都不知道彼此之间的相像,却早就下意识地比了解自己更了解对方。 
   
  

    写到现在的这里,我想关于谈谈文末太宰治的自(防屏)杀。 
  我不是来写原因的。世界本来就不是顺理成章的多幕剧场,我们连自己的选择都无法给出理由,又怎能试图理解两个疯子的世界?我不知道十三是怎样理解的,当然我也不会去问,读者的想法有时总会超乎作者的意料。如果过度解读还请见谅,见谅。
  这篇长评的名字叫不要温柔地走进那个良夜。我一准备写的时候就想到这个名字了。太宰治的死是肃穆而受洗的,就像求得一个圆满。但我依然固执地取了这个名字并跑题到现在。死亡不会是一切的终结,太宰治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他的死毁灭了与中也美的连接,他们曾经共享的矛盾的美被太宰治的死亡斩断了。然而即使太宰治不死,时间通向的未来依然结果不变,中也注定要失去他的才华,他的美学城堡就像任何一个幼童海边兴起的沙堡一样被海浪淹没,而它承受不了仅此一次的轻柔抚摸。这样看来,死亡好像毫无意义,死亡成为了一个非理性的选择。理性的选择是活下去,见证生命中镜像对称的人的毁灭,在宏伟的倒塌中也许一切都可以再来。 
   可是为什么要等待再来的机会? 
  一切在这里刚刚好,为什么要让美向苟活让步?
  音乐对于他们像一个甜美卵壳里孵出的深沉梦境,他们活着就是为了做梦,毕竟这个梦做得这么美这么长。但上帝不会给任何一个人永远做梦的机会,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也不例外。在这个故事的结局,太宰治的选择像一种姿态,一种固来有之用背道无声掌掴命运的姿态。他不会温柔的走进那个良夜,中原中也更不会,对于美和理想的追求永远无止无尽。死亡是一座丰碑。 
  不要温柔地走进那个良夜。他们会畏葸流浪惊遽,但他们不会温柔地对待生命和死亡。他们是暴涛时代的一块执迷不悟的礁石。
   
  正如十三在文首加粗的那一段话,长短调的核心是隐匿在深渊的伤痛和理想。路过的人只能看见自己的倒影,而他们连自己都看不见,只是在琴键上演绎惊怵的律动和灵魂的雪崩。

  他们不是受难者,他们朝圣自己悲剧。悲剧最为弘美,美在悲剧中逃向苍天。面向朽灭的是和常人无异的庸碌生命,只有极致矛盾的美学追求和辉煌对立的理想丰碑才是永恒命题。


 
    文评在这里结束。感谢看到这里的人(尤其是十三),我确实是水平有待提升(该好好学语文了), 长评写成了廉价的单口相声。最后感谢十三为我们带了这么好的故事。

   
 
   
  
   

  

评论 ( 1 )
热度 ( 12 )
  1. 13th骨强健 转载了此文字
    骨宝预告说要给《长短调》写长评的时候,我很惶恐。真的见到这篇评论的时候,又继续文力不逮地不知如何表达...

© 骨强健 | Powered by LOFTER